红木市场缘何再现疯涨之势

    近日,记者在云南昆明红木家具市场走访发现,多种红木家具的标价都有所上涨。例如,昆明市场上缅甸花梨家具的价格上涨了近30%,一套由老挝大红酸枝制成的清式组合家具(3件套)去年9月前售价18万元,现已涨至25.5万元。

 
“疯狂木头”再现疯涨之势
 
    “近年来,购买红木家具的人群,除了以往以收藏投资为目的,还出现一类因为住房面积增大,对装修有较高要求的人群。他们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又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审美情趣,红木家具自然成了他们体现品位的选择。”业内人士说。
 
    在2007年,红木市场曾因人为过度炒作,造成了非理性的价格暴涨和暴跌,并被戏称为“疯狂的木头”。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红木市场的泡沫破灭,价格降到了历史最低,随后价格又开始出现复苏的迹象。“这次的价格上涨一方面是由于东南亚国家对于红木出口的管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红木的稀缺性开始受到关注。”有业内人士认为,正是“物以稀为贵”的消费心态导致了红木价格的居高不下。
 
    目前东南亚国家纷纷叫停红木出口,而现在市场上红木家具、地板的销量则一直在涨,一些经典家具款式早被预订一空。“昨天我们刚送了一套老挝大红酸枝做的一套太师椅到一个客户家,那是他第三次来淘货了,太师椅送到他家时书房已经根本放不下,只能暂时放在阳台。他在两个月中购入了很多红木制品,多到家里面都不够放,而这样的客户并不只有他一人。”某家具店老板告诉记者。
 
    “原材料‘禁出’,让红木成品价格上涨且销量明显提升,而一些消费者抱着收藏投资、宁买涨不收跌的心态,开始收购红木制品,这也成为在家居行业整体不景气的情况下,红木家具制品依然销售可观的原因。”瑞丽市市长助理、瑞丽市工业园区常务副主任邓有忠说,“预计三年后,瑞丽‘木头’(红木家具产业)将赶得上‘石头’(玉石珠宝产业)。”
 
发展红木产业优势明显
 
    上世纪80年代,瑞丽并没有红木家具加工产业,主要是从缅甸进口一些粗糙的红木家具。后来,当地人陆续从缅甸进口一些红木原料,进行粗糙加工。由于各自为阵,分散经营,瑞丽的红木家具行业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业态布局小、散、乱的状况,而伴随着瑞丽口岸的不断发展,红木家具在瑞丽从“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瑞丽发展红木产业,第一个优势就是得天独厚的口岸优势,我国80%的高档红木的原材料都是从瑞丽口岸进口,有很明显的区域口岸优势;其次资源优势,由于瑞丽紧靠缅甸等东南亚、南亚红木原材料出产国家,在资源上占有就近取材的优势;再者劳动力资源优势,瑞丽劳动力资源丰富,再加上大量的缅籍务工人员,构成‘瑞丽红木’具有低成本优势的重要因素;低价进口、低薪加工、低成本竞争,这是瑞丽红木家具产业形成强大竞争力的独特优势。”尹卫宏说。
 
    据了解,目前瑞丽市的红木产业已从最初的低层次过境贩卖发展到今天的集原料采购,生产加工、销售服务于一体的较完整的产业体系。其产品的设计研发,原木和半成品加工,家具销售市场、物流分拨配载等都已形成一定的规模。全市有红木家具企业80余家,创造直接和间接的从业机会达20000多人次,红木产业每年为瑞丽市创造的工业产值达数亿元,上缴的各种税费数千万元。红木产业的发展还带动了瑞丽市对外贸易、旅游购物,交通物流、商贸地产等产业的大发展。
 
投资仍需谨慎
 
    实际上,所谓红木家具,主要是指明清以来的名贵硬木家具,用料多为紫檀木、酸枝木、乌木、花梨木、鸡翅木。红木家具因为原材料的稀缺和不可再生,制成的家具具有较好的升值潜力。
 
    有业内人士提醒,价格一味拉高有可能带来风险,而一些投机商拉高价格再出货,也是市场常见的手法。与此同时,市场上红木产品鱼目混珠,比如消费者在红木市场按“红酸枝”来购买的家具,极有可能被“忽悠”了而多花冤枉钱。本来也是名贵木材的微凹黄檀为提高身价,用石灰水涂抹浸泡后变黑,充作交趾黄檀黑料来卖,价码立马提高五六倍,而这样的伎俩能让很多行家看走眼。
 
    同样有业内行家指出,要想投资红木,还要解决一大“麻烦”,那就是变现。低位买进,高位抛出,赚取差价的投资,如果找不到变现的渠道,等于是“纸上富贵”。这位行家告诉记者,眼下由于大家“看涨不看跌”,因此是最好的变现时机,但如果没有“圈子”,手里的红木也难以卖出去。即便找个买家卖出去,价格方面可能也赚不了多少。

TAG红木市场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